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耀华毕业生圆桌谈:优秀来自对“优秀”的反思

    微信精彩文章

    2021 年 09 月 15 日

    10 : 00

    • “你觉得你是一个完美的高中生吗?”这个问题,在过去数年间,时常萦绕在吴雨桐(广州耀华毕业生)的脑海。在主持今年的毕业生圆桌谈时,她迫切地向另外两位耀华校友发问,以此寻求共情解答:你们会刻意维持“优秀人设”吗?


      过去,吴雨桐习惯扮演同学和老师期望的样子。有任何班级活动或比赛,当沉默的目光齐齐迎向她时,即使颇有压力,她仍会选择硬着头皮迎难而上。直到十三年级,她决定不在乎他人眼光,抛下好学生人设,那个“真正的自我”反而得到更多人的接纳。


      没能拿到梦想中的剑桥offer,她一度不敢跟任何人说。但同学老师都告诉她:无论她考什么学校,她都是一个极具内涵、值得被大家喜爱的人。而毕业时,老师的一句“耀华因你的存在而变得更好”,更让她感动不已,将之视为高中生涯的最高成就之一。


      无独有偶,在等待剑桥最后确认的李卓航(烟台耀华毕业生),在几个月前的大考中,也曾遭遇无比的艰难和迷茫。他形容“优秀”是把双刃剑,“每个人的发动机,需要源源不断的燃料去供给,比如自信、勇气、价值、认可等。一旦抽离了优秀的标签,发动机可能会熄火。这样的面具,如果不趁早放弃,可能就会带来很大打击。”


      刚刚问鼎“剑桥卓越学子大奖”的叶珂君(上海耀华临港校区毕业生),就干脆了当地承认,自己“不够优秀”,比如众所周知的“体育不行”,也不擅长文艺表演,不会特别积极地参与活动。学习秘诀同样朴实——按计划完成学习任务、刷题,确保弄懂知识点。


      吴雨桐意外地发现,在“优秀”这件事上,三人很快便达成了“互相支持的统一战线”。“如果一个人能够满足对自己热爱的追求,而且运用自己的才华,不断突破极限,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受他个人愿望驱使,这就是我对优秀的定义。”她最后总结道。


      在一个多小时里,三位年轻人自由地畅聊在耀华的高光时刻与遗憾,同时展望世界局势和个人梦想——新能源危机、贫富差距,并试图用自己的专业解决问题。在属于同龄人的共鸣中,他们时而大笑或沉思。“说出真心话”,从一开始便成了这场特别聚会里一拍即合的共识。


      学生主持:吴雨桐(Nicole Wu)(广州耀华毕业生)


      圆桌对象:叶珂君(Coco Ye)(上海耀华临港校区毕业生)、李卓航(Carl Li)(烟台耀华毕业生)


      关于个性:打破性别刻板印象


      吴雨桐:如果用一种颜色来代表自己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颜色?


      我选绿色,它在我心目中代表了大自然,我个人非常喜欢生态相关的事物。


      叶珂君:蓝色。我比较安静,蓝色看起来比较沉稳。


      李卓航:我会说粉色,这和艺术无关,而是有一定社会价值。因为我有女权主义倾向。我非常讨厌蓝色代表男孩、粉色代表女孩的刻板印象。八年级的英语老师曾经跟我说,Real man wears pink(真男人穿粉色衣服),我现在才懂为什么,因为真正的男人敢于挑战社会主流的刻板偏见。


      吴雨桐:说到对女生的偏见,我其实个人是比较喜欢和擅长打游戏的。但因为家里人对打游戏这件事也有偏见,我一直把这个特长隐藏起来,那也是我维持“优秀的女学生人设”的一部分,但近两年,我就开始不藏了,懒得在乎别人的眼光了。


      关于未来:关注底层和社会公平


      吴雨桐:你们会在大学读哪个专业,为什么选择了这个专业?


      像我的话,我会去伦敦大学学院读土地经济,如果有机会的话,未来还想更加深入研究可持续发展经济和环境能源这方面。因为我对全球变暖等话题耿耿于怀,有时候看了新闻、查了很多论文,晚上睡觉前都一直在想,非常放不下。环保不能光是上街游行,而是需要经济和规划层面很多政策的落实。经济学是非常高效的思维方式。


      叶珂君:我也会去伦敦大学学院,读教育学(世界排名第一)。我自己没有特别擅长和喜欢的科目,所以想要学教育心理学,研究兴趣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同时可以帮助更多同学发现他们自己的兴趣。加上之前在学校附近的农村小学支教,当时很受感动,所以也想学习儿童教育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教育是公共政策供给中很大的一环,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李卓航:我选择的专业也是教育,希望能进剑桥,方向是政策和国际发展。我去支教的时候也有被感动,但仔细一想,老师能影响的人还是太少了,成为校长或者进入教育局,或许能影响更多人。


      吴雨桐:你觉得未来的世界会面临哪些挑战?你会如何去应对?


      我还是比较关心能源方面的问题。如何实现净零排放,提高可持续能源的效率,我觉得是未来世界要面临的两个挑战。如果要落实,家家户户每个老百姓都要拥有足够的信息,有正确的渠道,去使用更好、更干净、更可负担的能源。这些都非常重要,其中就涉及很多政策设计、城市规划和绿色技术的创新。我希望自己会在这些领域做进一步的研究,或者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李卓航:我认为未来世界的最大问题,是社会流动性的逐渐减弱,在当今社会新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浪潮里,财富会被垄断在精英阶层的手中。作为底层穷人,努力也不会获得更多的财富与更好的明天,人们对于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期待就会削弱,贫富差距和社会阶层会越来越稳固。


      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教育资源和机会的分配。但即使是看似公平的高考制度,里边还是蕴藏着不公平,比如富人可以请更好的老师,把孩子送到好学校,或者不参加高考送出国。如果人们的思想体系和信仰崩塌,就会产生动荡,这可能就是我想从事教育的原因之一。


      吴雨桐:我刚刚说到家家户户要有新能源,其中也涵盖了贫富差距的问题。如果我们这一代人能够多关注底层老百姓的生活状况,相信未来会有所改善。


      叶珂君:阶层固化确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学教育心理学,还是更想回归到个人上面。如果能对一个孩子产生一些正面积极的影响,无论他遇到家庭还是社会方面的问题,积极去引导他,就能改变一个孩子的人生。当老师一年带50个学生,十年影响500个,也是很大的一部分人。


      关于耀华:那些完美时刻与遗憾


      吴雨桐:我之前在网上冲浪时看到一个概念,checkpoint moment(一个拥有完美心境的时刻),你们在耀华经历过吗?


      我有过一次,是在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我拿过几次冠军,但我觉得最好的moment不是结束后听大家鼓掌,而是刚开始上场的时候。因为我平时可能不是一个那么张扬和自信的人,但是在登上演讲比赛舞台的时候,会有一个转换气场的瞬间,一下子就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变得很自信很兴奋。观众人越多我越兴奋,就是跃跃欲试。那几秒钟的状态转变,让我觉得非常珍贵,因为这样的自己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李卓航:我费了很大功夫竞选学生会主席。因为我们学校中学部很多都是韩国学生,我提前一年学了韩语,就为了在竞选的时候说上一段。我还准备了十张海报,在两周时间里每天换一张。每天一上学就会看到我的海报,否则感觉一天少点什么,最后获胜的时刻,就是我的checkpoint moment。


      叶珂君:我的高中生活比较平淡。我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每次吃完饭和同学坐在学校长椅上面喝酸奶。因为我们在临港,海风吹着特别舒服,这段时间是我高中生活最开心的时候。


      吴雨桐:恭喜我们毕业了!如果可以对母校说一句感谢的话,大家会怎么说?


      我想感谢Karl老师,在我被剑桥拒了的时候,非常坚定地告诉我:我一定可以做到。而Annabel老师成为我最理智又感性的一个倾听者。他们的支持是令我找回自信的资本。我最大的遗憾是,我一直想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做一个雨水温室花园的创新设计,学校很支持我,我也做了很多研究,但因为疫情最终没能落实。


      叶珂君:我也觉得在耀华真的遇到很多好的老师。老师们不管像朋友还是家长,都非常认真地关怀我们每一个人。


      李卓航:我在耀华待了12年,对耀华的感情几句话说不完。从四到七岁在家读古典文学、有些自闭的男孩,到现在有一点成就,确实都是耀华给予我的。真的非常幸运,如果去公立学校,一定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番外:你们有没有比较关注的博主或KOL


      吴雨桐:我比较关注的是微博上的@抓马坤,她在纽约做戏剧导演。作为亚裔女性,她付出了非常多努力和精力,才能到达一个男性主导的领域里这么高的位置,像她这样的独立女性一直是我崇拜的目标。


      李卓航:我想到的是罗翔教授 。他把法学这么枯燥乏味的专业讲得非常有趣。我买了他的一本书《圆圈正义》,传播普及法治理念,不仅对我们这些00后,对全中国法治宣传都有非常大推动作用。他在一个视频里说,不是我来感动你们,而是大家被自己心中埋藏的正义感所感动了。我对这句话印象一直特别深刻。


      叶珂君:我也挺喜欢罗翔教授的,他每次都拿张三举例,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