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我们为何如此重视体育课?

    微信精彩文章

    2021 年 03 月 31 日

    10 : 00

    • 体育课绝不仅是为了强身健体,甚至也不该当作是“全人教育“的补充,它是一门严谨、科学、专业的学科。它关乎人格养成,跟其他学科一样塑造学生对人、情感和价值观的认知。重视体育教育,正是重视人格的教育。


      新的一年,愿你拥有更强健的体魄!


      不可能发生”到塑造学校灵魂的女子足球队
      Ali(Alastair Frost)是广州耀华体育部的主管老师——一位自11岁起便服役于新西兰国家队的足球运动员,24岁时,他就成了全新西兰最年轻的国家级足球教练之一。


      2018年,Ali来到中国加入广州耀华。校长尚尔娜告诉他:“目前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在运动中‘玩’起来;有更多的锻炼时间,尤其是女孩子。”


      Ali说:“我注意到在中国,足球已经开始变得流行,在学校也有男子足球队,我想这是一个发起女子足球队的好机会。并且很显然,女孩儿能达成任何男生可以做到的事情。”


      初来耀华的Ali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Jane——一位踢球毫不逊于男孩的女学生,Ali说:“她非常想成立一支女子足球队,这是最好的开始。”


      Ali设置了每周三次的球队训练时间,同时学生可以在一年中任何时候更换所选的运动方向。“我需要让它有足够多的入口,这样孩子就不会因为‘我这天有竞赛培训’、’我要上钢琴课’,而错过了参与尝试的机会。”


      也有一些孩子找到Ali,说:“老师,我的父母不想让我加入球队,他们觉得这是男生的运动。”“他们希望我花更多的时间在升学的学业上。”


      “那你们怎么想呢?”Ali问。“我们想踢球。”“那我能做些什么让你们的父母Say YES?”
      Ali和孩子仔细地商量过后,决定给她们的父母写一封信。“我写下了运动的益处。不仅出于升学和社会发展方面的需要,还有孩子的领导力和人格养成。”


      Ali还认真地附上了自己从业近17年的教育生涯简介和效力新西兰国家足球队与从事教练职位近20年的专业履历,“我希望告诉家长,我不仅是位老师,也是一位资深的足球教练。我希望能帮助孩子说服她们的父母,我或许能给他们的孩子带来一个其他老师很难提供的机遇。”


      “后来一个孩子来告诉我:和我一起探讨的那15分钟,是她过去一年里自己最喜欢的高光时刻,是她第一次那么努力地想要用英文表达。”


      当Ali的足球队终于启动时,事实上,球队中绝大多数的孩子在她们13年的生命里从未接触过一项运动赛事。从无到有的训练,Ali发现,随着队员体能和技巧逐步提升,她们还需要更多的自信。“之前每周只有三次训练,实际可能每次都不超过25分钟。”


      Ali决定发起新的邀请,“你们有兴趣在星期六来训练吗?每次大概一到两个小时。”学生从广州来学校训练需要往返两个小时的路程,“但孩子都同意了!”


      “我们开始给所有的家长写邮件。孩子需要调整各种小提琴课、数学课……有人和我说:‘Ali,你不可能办到的。’但我不相信:我知道,孩子想要训练。”


      “我告诉她们,’你们需要自己解决通勤的问题,需要和你们的父母说你们要开始为期至少三周的足球训练,需要把那天不管什么培训都改期’。”


      在第一个周六训练日:球队来了18个女孩。


      “我实现了那个不可能。”Ali稀松平常的语气里透露着坚定。


      现在每周六都会有十几位家长一同来训练场。他们会自发地给所有人准备午餐,带上全套的锅具来为大家准备火锅。“我们从最初约定的两个小时,到现在的有时五个小时,大家会一起吃饭、聊天。”


      有一个最初不希望女儿踢球的妈妈,在一个周六训练日,找到了Ali,和他说:“我是其中一个之前觉得这个女子足球队真是个馊点子的家长,我觉得她不会坚持的。我发现我错了,我现在非常确信,她会一直踢下去。”


      Ali说:“找到方法让家长们和我站在一边,找到方法让孩子能够持续地踢下去,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我知道,我改变了他们原本那堵思维里的‘墙’。我也非常乐意用我业余的时间这么做。时间不就该用在这些事情上,才值得吗?”


      创建一个安全的场域,让孩子从我试试开始
      2020年是Bill(Willian Hester)再次回到广州耀华体育部的第一年。Bill曾是一位职业的独木舟划手,在户外行业工作了20余年。他的阐述里,在耀华的体育哲学中:每一个孩子都如同一颗小树,而“安全的关系和环境”是小树赖以生长的泥土。作为体育老师,首要的职责就是去创建一个安全的场域:从最开始的让学生不再会说——“我做不了”到让他们主动说“我可以试试看”。


      Bill说:“比如去年我们开始了一个跑步的健身训练,我的目标是持续跑步一分钟,不走路。不需要跑得多快,不需要像任何人看齐,只要求在跑的过程中不停下。最初孩子会有很多抱怨,但现在他们可以连续跑三分半的时长,而且大多数孩子已经不会去考虑时间,只是专注地继续往前。”


      在耀华的体育教学架构中,目标框架与课程设计分为三个维度:
      人格发展——自律与意志力,团队合作和自我管理的品质;运动技能——掌握健康知识、运动规则,和竞技能力;身心健康——提升体能、耐力、免疫力,与身心的社会适应。


      在校长尚尔娜看来,在广州耀华的教学体系中,体育不仅仅是为了学习者的身心健康发展,也不止是被当作全人教育的一个补充。“对我们而言,体育教育是严谨、科学且专业的学科。”


      耀华的体育教学模块分为三个阶段:个人运动,团体运动,和竞技赛事。


      作为体育部中唯一的中教,也是最年轻的一员,毕业自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班的刘文杰老师阐释道:“个人运动,我们引导学习者去经历的是自律和为自己负责。”

      “而从个人的自律,进而进入到大于个体的’团队’阶段,学习者会去体悟何为‘领导力’,也会去经验如何与其他人协作、协同。”


      “在第三个阶段,他们会去体验和理解不同群体的团队文化;感受代表学校出战的过程——他们将会去体悟更深的体育精神。而这样的经历和思考,也会反过来让他们有动力坚持和努力地做一件事情。”


      在Bill的阐述中,体育教育不是为了让孩子们追求成为伟大的运动员,“我们教学的终极目标:是能够帮助到学生的生活和未来的人生,更健康、快乐、积极。”
      除了教学目标和内容设计,广州耀华的体育教学更重视评估。“我们不会仅以学生的成绩和上课表现作为唯一的评估标准,我们也会考虑他们展现出的意愿和努力。
      至于如何去调动学生的自我驱动力,体育部设计了一套五个维度的评估系统,以辅助学生更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目标达成得如何;在团队协作中哪里是值得保持,哪里还可以如何去提升;以及如何发展孩子的领导力和良好的协作能力。”


      在校园文化中的体育精神
      尚校长说:“在我们学校,体育精神是一种校园文化。在学院间赛事的运动场上,孩子总是特别地投入,老师也都会去给孩子做啦啦队,他们也会自发地组织,像马拉松、大的球类、小的球类活动,Ali还会经常来鼓动老师参加各种大赛。还有师生大战!我上次参赛还进了一个球呢!有时候看到学生扑救特别拼,很有国家排球女将一样的精神。”尚校长语气中透着骄傲。


      在Ali看来:文化显性在生活之中,是和每个人、每一天都休戚相关的。体育运动是恰到好处的文化表达方式——能让学生、家长、老师,为了同样的目标聚合在一起,给予学校共同的荣耀。


      在广州耀华“三个男人”的体育部日常中,刘文杰老师这样评价他在这里的工作:“我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在中西文化交融和团队的支持中,我的思考变得更开放了,整个人也更自如了。学校的管理模式、同事之间的情谊、校园的氛围,都带给我幸福感。还有我的学生,在这里教学常常让我觉得很欣慰、很满足。”


      或许就像Bill在分享中所提到的——有时,当他注意到学生似乎在为什么感到困扰时,。他会看着他们,对他们说:“你觉得我的职责是什么?”孩子会说:“体育老师。”Bill会告诉他:“我不仅是体育老师,我是老师,职责就是帮助你成为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