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耀中校友发起全球最大开放科学药物研发工作“登月计划”,探寻新冠疗法

    微信精彩文章

    2021 年 03 月 31 日

    10 : 00

    • 科学家的探索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小孩,不断有求知的好奇心,试图解答那些暂时解答不到的事。别怕问问题,不要停止问问题。问一个好的问题,胜过找到好的答案,科学和人生都是如此。这是耀中带给我最深刻的印象。


      ——香港耀中校友Alpha Lee寄语学弟学妹


      去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全球加速蔓延。剑桥大学物理系温顿研究员Alpha Lee正在美国家中网络办公,突然刷到一条推特:英国“钻石光源”(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的科研团队已经筛选出一个化学分子片段,它能和冠状病毒的一种主要蛋白酶有效结合,是最有希望开发抗病毒药物的蛋白质靶点之一。


      Alpha意识到:虽然身处家中,无数科研项目被搁置,但全球仍有成千上万的化学家,还在为研发新冠药物而努力。而他所能贡献的,就是以低成本尽可能加速这一进程——几个月前,他刚刚在美国创办了PostEra公司,并出任首席科学官,利用人工智能算法绘制化学合成路线,加快生物制药。


      冠状病毒疗法登月计划“COVID Moonshot”(www.postera.ai/covid)项目应运而生。发起近一年来,全球科学家提交了1.5万余份化学分子设计创意,其中1617个进入合成和测试。


      最快的超级计算机,最优越的人工智能算法,最强的有机化学物合成实验室……在Alpha看来,Moonshot之所以能凝聚如此多全球最优质的资源和智慧,就在于“完全的数据开放和无专利或知识产权限制”的公益性质。


      科学家都崇尚人文精神,能够发挥所长帮助到越多人越好,尤其在这个全球危难关头,大家都愿意分享数据,以及成功和失败的经验。


      如果要追问这份科学的驱动力和责任感的由来,Alpha会毫不犹豫地提起自己的母校,“我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毕业,都是在香港耀中度过的。可以说,科学和人文精神的熏陶,都是耀中为我打下的基础!”Alpha笑说。


      不怕问问题
      在带领Moonshot项目的过程中,Alpha的思绪不时飘回2003年的“SARS时期”,身在香港,每天听着耀中老师“勤洗手”的叮咛,不知可以对此多做些什么。


      转折点出现在六年级,一种全新的教学方式被引入课堂。班主任Paul Humphrey老师布置一个研究课题,让学生回家自行查阅资料,再将发现和心得带回课堂分享。这种问题导向的探究性学习方法,一下点燃了Alpha的学习热情。Humphrey老师总是告诉学生,做任何研究都不是为了一个number(成绩),或者打败哪个人,而是今天的自己打败昨天的自己,不断挑战和进步。


      进入中学,Alpha的“火花”落在化学学科上。幸运的是,他又遇到另一位良师益友——退休教授Bo-Long Poh博士,教授他IB和A Level化学。那时的Alpha沉醉于化学的奥秘,时常抓住午饭时间不断请教,其中不乏大学学习的内容,甚至包括老师的研究领域超分子化学合成。


      “很多问题看似平凡,越深入发现越难,不怕回答不了,重要的是保持发问的热情。”Alpha回忆,Bo-Long老师从不急于给出简单的答案,耐心地鼓励他追根问底,理解事物究竟为什么会如此发生,当他自己不确定时,还会回家查阅资料研究,“他启发我如何做学者,我现在也会这样去带我的学生。”


      从Bo-Long老师身上,Alpha不仅看到真正的科学精神,也就是对真理的热忱,同时还有品格教育中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像这样奉献个人时间回应学生的需要,“在耀中的教育中,科学、人文、品格教育从来都是不分家的。”


      科学无止境
      对于化学的热爱,最初缘起于对火焰、泡沫等化学现象的好奇,后来Alpha则越来越意识到:从生物医药到塑胶材料,生活中的许多部分都关乎化学反应的控制。“希望能借助化学帮助到很多人”,这个志愿将他引向了物理和数学理论工具。


      2013年,Alpha以专业第一的成绩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化学系毕业,而后在牛津大学数学研究所深造,再度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数学建模和科学计算理学硕士学位,仅仅过了两年又获得博士学位。此后,他相继以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和乔治F.开利研究员的身份,完成博士学位课程后工作。2017年起,他开始在剑桥大学带领自己的研究组,开展药物化学、材料物理和机器学习的交叉领域工作。


      从数十人的研究组,到如今和上百位全球科学家密切合作,Alpha对在线会议沟通的“新常态”下高效的国际分工合作感到十分自豪。比起依托实验室的科学家,他更庆幸自己带着一台电脑就可以工作自如。


      最令他遗憾的,莫过于“后SARS时期”商业制药的困境。危机一旦平息,缺乏市场激励的前景,药物开发就会停滞——2003、2004年国际学术期刊中发表了多个SARS病毒药物和化合物的论文,Moonshot项目对它们进行重新合成测试,发现对抗击COVID-19同样有效。


      “如果当时的学者或药厂能坚持继续研发下去,就不会有新冠疫情,也不会有几百万人丧生。2010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CoV)也是重蹈覆辙。我们的团队觉得,如果再损失这次机会,就真的不行了。”


      Alpha希望,“开放科学”范式的转变,能够使得社会对健康的投资与商业利益脱钩,帮助创造更多新的抗病毒药物和抗生素。目前,要控制新冠病毒流行,疫苗、药物、公共卫生三管齐下,缺一不可。病毒和制药是一场无止境的斗争,需要新药的不断进步。


      我们相信耀中耀华校友这种终身探究的精神会在不久的将来为人类健康福祉带来突破性进展。


      *想知道更多Alpha的故事,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听Alpha在英文播客节目中娓娓道来。